| 首页 | 期货入门 | 期货知识 | 期货术语 | 短线技巧 | 开仓 | 平仓 | 期货高手 | 止损止盈 | 仓位管理 | 套利 | 套保 | 程序化 | 外盘期货 | 期权 | 期货书籍 | 软件 |

818期货学习网 > 期货书籍 > 期货大作手风云录 >

第五十三节: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2015-12-06 14:17   来源:818期货学习网



晚餐,让本以为会山珍海味的款待自己的肖遥大失所望。全素宴:两盘青菜,一盘豆腐,一盘土豆丝,外加一小盆青菜汤,这个四菜一汤让平时无肉不欢的肖遥实在难以下咽。
  似乎是看出了肖遥的不悦,坐在一旁的田灵儿赶忙解释:“肖大哥,实在对不起,我和爸爸都是素食者,实在什么好招待的,我脚又崴了,没法亲自下厨做饭,您就凑合吃点吧。明天下山我再带您去饭馆吃点丰盛的。”
  肖遥脸一红,马上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人家好心招待自己,自己怎么能再挑三拣四呢?肖遥赶忙笑着说道:“田姑娘,这哪有的事?已经很麻烦你和伯父了,饭菜都很好吃,我很喜欢。”说着,肖遥赶忙夹了几筷子,勉强放到了嘴里,但是却难以下咽。
  肖遥赶忙专一话题,客气地向田元清问到:“伯父,我在客房里书架上看到了很多本《股票大作手回忆录》,难道您也是期货中人?”
  田元清眉头微微一皱,淡淡的说到:“哦,以前做过,现在不做了。”说完这一句,便一言不发的继续吃饭了。
  田灵儿怕场面再次尴尬,赶忙接过话题,“是啊,肖大哥,这么巧,难道您也是期货人?我爸爸以前在期货界很有名气的,田方清这个名字,您没听过?”
  “灵儿,你话太多了!”田元清严肃的呵斥到。
  “田方清?这个名字怎么这么耳熟?”肖遥的大脑在飞速的检索着。“不是叫田元清吗?怎么这么会又出了个田方清?田方清,在哪听说这个名字呢。”
  哦!肖遥突然想起了这个名字!田方清,这不是前几年叱咤国际原油期货市场的天才华人操盘手吗?对,就是这个名字!传说他在1997年伦敦期货市场以一己之力对抗国际几大石油公司,做空原油期货,从20美元一直重仓空到12美元,大获全胜,据说赚了好几亿美金。但后来不知是何原因突然人间蒸发,再也没有人知道他的行踪了。难道坐在自己眼前的这位其貌不扬的中年男子就是那位叱咤风云的田方清?肖遥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难道您就是当年叱咤原油期货圈的田方清?”肖遥实在忍不住问了出来。
  田方清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缓缓的放下筷子,若有所思的自言自语道:“一切皆幻影,过去了,都过去了。”说完,便起身进屋去了。
  饭桌上只留下傻傻的肖遥和急的面红耳赤的田灵儿。
  “肖大哥,你别介意。我爸爸前几年受了刺激,行为举止都是怪怪的,但他人很好的,你别怪他啊。”田灵儿生怕肖遥挑了理。
  “没关系,田姑娘,我只是很好奇,你爸爸真的就是那位大名鼎鼎的田方清吗?”
  “那还有假,这世界上只有一个田方清。”田灵儿斩钉截铁的说道。
  肖遥陷入了深深地沉思之中。能在鸡足山这个偏僻之地遇到期货顶级高人,这不得不说是缘分。他突然想起了刚才的卦签:“前面都是路,何处达天庭。幸遇高人引,前途自畅怀。”
  太灵了!一字不假,高人不就在眼前吗?
  肖遥一下子来了精神,他已经暗下决心,遇高人不能失之交臂,自己一定要拜田方清为师,这是天意啊!
  想到这,肖遥赶忙一把拉住田灵儿的手,虔诚地说:“田姑娘,不瞒你说,我也是期货之人,而且是处在迷茫之中的期货人,今天有幸偶遇田大师,这是天意,我想拜你父亲为师,好好的学习一下期货之道,不知你能否帮忙?”
  田灵儿显然被吓了一跳,先是脸一红,赶忙撤出被肖遥紧攥着的双手,然后就扭过头去,一言不发了。
  肖遥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赶忙道歉:“实在对不起,田姑娘,我不是有意冒犯,实在是拜师心切,还请见谅。无论如何,这个忙您一定要帮啊!”说着,肖遥拿出了刚请的卦签,“你看,这是我在鸡足山刚刚摇的卦签,上面说我有高人引导,然后就遇到了你父亲,这不就是天意吗?”
  田灵儿拿过卦签,看了看,眨了眨眼睛,淡淡的说到:“肖大哥,我知道你是诚心拜师。但这事恐怕很难!我也无能为力!”
  “为什么?田大师不愿意把真本事传给别人?”
  “不是。此事你有所不知。我爸爸之所以前几年在期货界突然消失,其原因也就拜于他的宝贝徒弟。”田灵儿说到此处,眼睛中已经泛起了泪花,她哽咽着继续说到,“我爸爸当年在期货界春风得意,赚了好多钱。我和妈妈也被接到了伦敦,过起了无忧无虑的日子。但这一切都由于刘晨的出现而化为泡影。刘晨是我爸精心挑选的徒弟,我爸把他毕生的心血都教给了他,而且还让他操盘我爸个人的大部分资金。没想到,没想到,这个狼心狗肺的刘晨,竟然勾结了外国金融机构,设下陷阱陷害我爸,让我爸输的一败涂地。我妈因为我爸破产而离开了我们,心灰意冷的老爸带着我回到了国内,隐居大理,我爸当时就立下誓言,从此再不收徒弟,彻底隐退江湖。”
  田灵儿擦了擦眼中的泪水,忧伤的说到:“肖大哥,你说这种情况下,我爸他可能会收你为徒吗?我看很难!”
  肖遥像是被浇了一大盆冰水,立马从头凉到脚。这下是彻底没戏了!田大师都立下誓言永不收徒了,我能如何?肖遥像只泄了气的皮球,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了。
  田灵儿看出了肖遥的灰心,有些不忍,赶忙把话锋一转,“肖大哥,你是我的恩人,我也看得出来,你是个好人,要不这样吧,我拿着你的卦签去跟我爸爸谈谈,他现在信佛,深信因果报应,说不定他会认为这是天意,破例收你为徒呢?这也说不准。”
  话是开心锁,刚才还处在绝望之中的肖遥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赶忙向田灵儿作揖,“谢谢田姑娘了,此事全拜托你了,请你转告田大师,我真的是诚心拜师,此乃天意,此乃天意啊!”
  “好,你等着我的好消息吧。”说完,田灵儿就走去他爸的房间了。

期货手续费【与交易所同步更新】
期货保证金【与交易所同步更新】
上一篇:第五十二节:大理鸡足山巧遇高人!
下一篇:第五十四节:霸王条款式的约法三章

 




| 联系我们 | 投稿中心 | 广告合作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 Copyright 2014 818期货学习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40004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