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期货入门 | 期货知识 | 期货术语 | 短线技巧 | 开仓 | 平仓 | 期货高手 | 止损止盈 | 仓位管理 | 套利 | 套保 | 程序化 | 外盘期货 | 期权 | 期货书籍 | 软件 |

818期货学习网 > 期货书籍 > 专业投机原理 >

后记 财富的道德观

2014-05-02 11:36   来源:818期货学习网



本书宗旨是试图阐明金融市场的现实与真理。就这方面来说,最适切的方式是辛勤的研究,客观的分析,并观察历史的发展。本书结束之前,我希望提出我个人的一些看法,它们来自于我尝试了解市场与经济究竟是如何发挥功能,以及它们如何通过经济循环的起伏推动文明。
  这是一种政治的程序。它实际上是一种追求自由的过程,以挣脱各种假借善意之名而呈现的控制力量。控制的理由是为了国家、贫困者、饥饿者、共同的利益、利他主义、或人类无穷欲望中的任何需求。然而,归根结底,这仅是国家统治者控制人民的欲望。
  在有关金融交易的书籍中,这是你很少接触的一个主题,但它实际上非常重要,因为资本主义是历史上极不寻常的现象。在美国,纯粹的资本主义出现于1776年至1913年之间的137年期间,而终止于我们正式采纳"第六修正法案"(以票进税率课征所得税)与成立中央银行。以下说明此议题的一些基本资料,以及它们与身为交易者的你有何关联。
  很少人会注意其自身的心理架构。你的信念,以及你持有这些信念的理由,它们将决定你的行为。你的信念体系将在不知不觉中,决定你如何交易与如何生活。看起来或许有些奇怪,你在潜意识内已经被灌输一种思想:"赚钱"是可以的,但你不应该赚取或保有太多。不论是新闻媒体、报章杂志、电影、书籍、老师、政治人物、以及宗教领袖,都不断要求你牺牲个人的福利,并告诉你,协助他人才是正确的道德观。你可以在生活的各个领域察觉这种现象。电影中富有者被描述为坏蛋,通常都是从事白领犯罪的生意人。你虽然因为电影明星、故事内容或演技而欣赏电影,但哲学上的议题却是"富有者",以及自利与牺牲的抉择。自利与牺牲是相互对立的道德观念,虽然两者并不相互排斥。然而,何者才是较重要而恰当的观念呢?这是一个你必须处理的问题,因为你对于金钱的看法将影响你的交易,而且交易的目的在于创造财富。创造的财富愈多,你的工作表现便愈理想。
  道德是一种价值观,它将引导你的抉择与行为。就个人的层面来说,它决定你应该如何生活;就政治的层面来说,它决定社会应该如何运作。在过去,伦理观主要是由宗教提供,它反映在"十戒"之中。可是,道德观并不受到独占的操控。自从18世纪年代末以来,国家已经取代上帝的地位。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道德观是由公共利益来界定;换言之,全民的幸福或普遍的牺牲精神。"自利"的观念几乎从来都不受重视。
  18世纪以来,大多数哲学家都很轻视财富(或许是他们都是厌恶工作的知识分子,因此而很贫穷)。据说马克思(Karl Marx)的母亲曾经说过:"如果卡尔能够停止谈论资本而实际去赚一点,那就好了。"当然,他有一位赞助者恩格斯(Friedrich Engels)。具有讽刺意义的是,恩格斯的父亲是一位富有的制造商,他在财务上支持他的儿子与马克思。卢梭与康德也是如此,前者是环保主义与福利国家的倡导者,后者则主张"利他主义"的伦理学说。
  另一方面,少数哲学家与知识分子主张,创造财富不仅可以接受,而且还是"良好的行为"。最著名的两位人物是亚当史密斯与约翰·洛克。美国宪法中许多观念都是出自他们两位的主张。杰斐逊便在"独立宣言"中引用约翰洛克的评论。
  谁对?谁错?财富是善是恶?在回答这些问题时,我们必须以现实为起点,或一般的情况究竟是如何?换言之,相对于这些学者与理论家的"愿望与理想",一般人的看法又如何?
  人类都痛恨贫穷。我们通过工作避免贫穷,以及它带来的不安全感。唯一的问题是:我们应该采用什么方法避免贫穷而追求富裕。对一般人来说,是否应该停留在贫穷中,这并不是一个难以抉择的问题。避免贫穷的方法有:⑴福利(你欠我所有的生活必需品--食物、医疗保健、住屋、衣服、以及有线电视--这是我不需工作便应该拥有的东西,因为我是人类);⑵以偷窃或其他不合法的方式取得;⑶继承;⑷辛勤的工作,这也是一般的方法。
  辛勤的工作并不能保证成功,但它通常代表一种最低的安全感。所有人都偏爱富裕而厌恶贫穷,虽然一些伪君子们会提出相反的论调。例如,国会议员将他们自己的薪水由1982年的60662美元调升为1992年的13万美元,调升的幅度为141.3%,而同期的"消费者物价指数"仅上升41.9%……可是,国会议员仍然主张里根的政策仅是造福富人。
  追求财富是一种普遍、恒常、重要、完全、美妙的欲望。大多数人每天工作八小时或以上(不计往返工作花费的时间),以赚取金钱来维持一定的生活水准。追求财富是男人的普遍欲望,并借此吸引女人。以往,女人希望嫁给成功的男人,以便安心地养育子女。目前,社会的形态已经改变;许多女人也有自己的事业,并在财务上协助家庭。但他们仍然偏爱有钱有势的男人,至少是经济条件不差的男人。
  有些人主张利他主义,他们认为人应该超越对于金钱的热爱,以追求更高的道德(牺牲)。对于这些人,我希望提出一个问题:你根据什么标准判断这项道德?所有人的普遍标准是生命--自己的生命,而不是生存在地球上另外的50亿人口,也不是其他动物或植物。
  你的生存、价值、目标与生命,才是创造财富之所以为"善"的根本理由。你的生存与目标,将决定你的抉择与行为,这才是你需要伦理观的理由。满足无限陌生人的无穷需求与欲望,这是不可能赖以生存的道德观。唯一"合理"的道德观是对于生命的相互尊重。某些宗教主张,死后的情况才是生命的目标。基督教宣称,有生之年的真正道德目标,是在天堂占一席之地;某些基督教派系认为,为了顺利进入天堂,你必须保持贫穷、忍受痛苦,并为亚当偷食(知识之树的)苹果而赎罪。这并不是人类真正的生活方式,即使他是虔诚的教徒。人类的天性与实际的情况认为:"这是相当不错的一套理论,但我拒绝以它做为生活的准则,虽然我相信上帝。"
  你的生活应该是以持续生存为最高(主张)的价值原则。你不应该为了一些你不认识的人,为了某些试图当选连任的政治人物,而在社会的祭坛上牺牲自己。艾恩·兰德在她的小说《我们活着的》前言中,曾经非常恰当的表达了这个观点,她试图由个人的角度阐明这部小说的哲学主题--生命的最高价值。一位年轻的女孩被驱逐至西伯利亚,她知道有生之年再也不可能回来。她说道:"这是你的生命。你将它开始,感觉它是如此珍贵而稀罕,它是如此的美妙,就像是神圣的宝藏。现在,一切都结束了,而这不会对任何人造成影响……"(摘自艾恩·兰德的《我们活着的》前言。)
  艾恩·兰德的这段描述可以让你了解很多现象:某些人动不动就把你送去打一场你全然不知道目的的战争,把你缴的税金用在毫无目的的用途上。政治人物除了关心自己的生命以外,他们一点也不在意你的生命。你是否听过政治人物说道:"我相信我们应该设法结束这场漫延500年的波希米亚战争!我们必须派出军队,而我自愿第一个上前线!"没有,当然没有!在这句话中,"我们"是指你和我,而不是指他们!你是否听说政治人物们愿意放弃目前所拥有的一切与未来的所得,以协助"贫困者"?你是否听过他们说道:"以我为榜样?"绝对没有!他们要求你做必要的牺牲,以协助那些没有名字、没有脸孔的"贫困者"成为"公共的福利"奉献,这仅不过是为了他们自己的权力。为了当选连任,政治人物必须花费你的税金买票。
  这个国家的创始者非常了解这种情况。G·莫里斯是美国宪法的起草人之一,他在1787年8月7日的演讲中说道:"把选票投给没有财产的人,然后富有者便会贿赂他们。"1993年的情况则是如此:一位政治人物在筹措竞选经费时,答应以税务的漏洞、拨款、奖助金……做为回报。这些特殊利益集团微笑地同意了,于是,这位政治人物便可以聘雇竞选宣传与民意调查的人员,并正式开始营业了!
  那些辛勤努力而获得成功的人,他们有资格享受自己的工作成果,难道不是很明显吗?政治人物凭借法律力量强取你的工作成果,并把它们转交给那些在竞选经费上贿赂他们的利益集团,公正的概念不应该如此界定。宪法中从来没有提及公正;这是政治人物的合理化借口,以强取我们辛勤工作的收获,用来保障他们自身的连任、权利、门面、13万美元的薪水、未花费的竞选经费、以及退休的福利。
  根据这些事实,我们必须认定,通过自身工作与能力而创造财富,这是一种合理而公正的生活方式。美国的建国者将"上帝"之眼绘制在一元美钞的背后(金字塔的上方),根据《韦氏字典》的解释,这代表"以供未来必要运用的先见之明"。一个政治上自由的国家,目的在于保护经济的自由与个人的财产,而不是基于个人的权力来重新分布财富。
  宪法上的一些背景资料,或许可以让你更加了解美国建国者对于"公正"的看法。第一章第九节规定:"不可以课征税金或其他的直接税,除非所课的税金是以人头计算。"换言之,除非每人分摊相同的税金,否则不可课征直接税。非常有趣地,在137年的期间内,这便是所谓的"公正"。
  1913年,"第六修正法案"通过,它允许"根据任何来源的所得课税,不需考虑各州的人口比率以课征直接税,也不需考虑任何人头上的问题。"在此修正法案通过以后,对于年所得为5000美元的个人,"公正"的税率是0.4%。就目前来说,经过通货膨胀的调整,这项所得相当于是8万美元,根据1913年的税率,8万美元的所得仅需要缴纳320美元的税金。今天,就这个水准的所得来说,一般家庭所需缴纳的平均税金超过1.1万美元。各位可以发现,所谓的"公正",其行情的变化远超过S&P期货,而且完全取决于政治人物推动的政策。
  同时,自由的丧失随着"费边主义"的思潮而逐渐扩大:"政府的信念是缓慢的演变而不是革命性的变化;这与英国的某社会主义组织有关。"为了证明起见,看看克林顿总统的好友德里克·希勒,他是一位公认的社会主义者,虽然他现在总是谈论"经济民主",因为他认为"你不能采用S开头的字"。希勒认为克林顿是"革新论者",并说"克林顿相信激进的政府。"希勒被任命为美国商务部次长以主管经济事务,这难道不具有什么象征意义吗?或者,让我们来看看劳工部长罗伯特·赖克的典型评论:"我们必须开始表扬集体性的专家领导。我们需要多赞美我们的团队,而少赞美激进的领导者与勇敢的天才们。"
  国会"住屋委员会"主席母·罗斯滕利斯基是伊利诺州选出来的议员,他发表的一段评论最足以反映目前的政治心态:"对于那些过去二年享受富裕生活的人来说,我会尽一切所能追讨他们的财富。"我们不妨把这段话来比较美国第四任总统麦迪生的看法,他被称为是"美国宪法之父":"政府的主要目的是保护那些获致繁荣所需要的各种不同机能。"所以,你可以发现,自从1913年以来,政府对于道德与政治的信念已经不仅是一点点的变化了。
  在合理的范围内,辛勤工作获得的财富应该受到尊重与赞美,难道父母不是如此教导我们吗?然而,目前的政府左派分子却否认工作是一种道德。他们宣称,福利应该被接受,因为每个人类都有权利抚养儿女;如果一位母亲希望养育18个小孩,这是她的权利。若是如此,福利的对象何以仅局限为美国人?何以不是全世界的人?
  政治人物的合理化借口是针对辛勤工作的结果--税金。他们认为,"你不可以赚取而保有太多,"因为这是贪婪。贪婪的概念实际上已经违背原则,因为它可以代表任何你希望它代表的事物。对于饥饿的人来说,拥有两罐花生酱也可以被视为是贪婪。事实上,就心理方面来说,贪婪仅是被用来攻击诚实而成功的人。例如,你从来不曾听说黑手党的首领是贪婪,人们仅将他视为是罪犯。可是,一位犯罪的富有生意人则是贪婪,他并不是罪犯!这便是政治社会试图劝服你接受的牺牲,使你对于自己的成功产生罪恶感。想一想下列的问题:以合法的手段赚取而保有财富,这何以是不道德?比尔·盖茨热爱他的工作,在37岁的年龄仍不退休而继续赚取第70亿的财富,这是贪婪吗?由个人角度判定为不道德的事物,对于整体社会也不可能为道德。政治左派分子批评而阻止人们追求财富,却以民众的名义而尽一切所能扩张政府的权力,这显示的是真正的虚伪。当人们控制希冀或需要的物质之后,他们何以就变得邪恶?如果一个人决定每星期工作80小时,以便在高级的餐厅吃饭,并驾着"法拉利"的跑车,这究竟有什么错?为什么那些辛勤工作的富有者为不道德,而那些不事生产的人便为道德?
  上述问题的答案无关乎逻辑与误解,而是在于意识形态与心理架构。就后者来说,这是对于成功的憎恶,他们希望成为摧毁成功的力量,因为无法获得相同的成功使他们嫉妒。就前者来说,这是一种齐头式的平等概念,他们希望人们变成一种绝对不可能的情况--对于工作与成功的欲望都相等。自由派民主主义的目标是利他主义的伦理,其政策并不是照顾有所需要的人,而是对于任何听起来似乎是"善"的动机都必须牺牲,而追求自利则是"恶"。
  请了解,自利并不代表你必须牺牲他人的利益。它并不代表你必须伤害他人。它并不代表你必须舍弃心爱的人以满足自身的需求。它并不代表你可以为了自身利益而剥削他人。它的真正涵意是:你有权利为自己而生存,你没有义务在任何时候、在任何地方、因为任何理由而被奴役。艾恩·兰德在所著的《哲学:谁需要之》一书中有精辟的评论:
  利他主义的道德观是什么?利他主义的基本原则是:人类没有权利为了自己而生存,服务他人是生存的唯一目的,自我牺牲是最高的道德、德性与价值。
  这并不是一种慈悲为怀的伦理哲学。它代表的是:任何人需要你协助时,你有义务提供你的生命。然而,当你决定拿一块钱给路旁流浪汉买杯咖啡时,这代表的是完全不同的概念。问题在于:你是否有义务提供你拥有的每一块钱,直至你也成为流浪汉为止?你的生命意义不应该因为他人的需求而受到奴役。如果你决定帮助某人,这很好;可是,这称为慈善,而不是义务。
  为了公平起见,让我们引用一个范例阐释相反的道德观。这使你更能够对照两者之间的差异。1985年8月份的《花花公子》杂志曾经访问卡斯特罗:
  读者:……请问卡斯特罗先生,你目前的驱动力量什么?
  卡斯特罗: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金钱不是我的驱动力量;物质的享受不是我的驱动力量。我认为,无私的观念逐渐成长,牺牲的精神逐渐成长;你逐渐舍弃个人的骄傲、虚荣……所有一切人类多少存在的特性……
  如果你不能防范这些虚幻的东西,如果你让自己遭到蒙蔽,或认为自己是不可或缺或不可取代的人物,你将沉迷于这一切--富有与荣耀。
  你不妨参照兰德的观念,她将你的生命视为是至高的价值,如此你便能理解,何以这么多的古巴人希望逃到佛罗里达州。另一方面,前苏联也曾经主张牺牲与奉献,但现在的前苏联人则以日本人为楷模。巴塞罗那的一家报纸曾经采访苏联新闻部副部长米凯尔·费多托夫:
  过去我们被教育而相信金钱为邪恶,富人是剥削者,这种观念曾经使苏联陷入罗网中,而且可能会再度套中我们。现在,我们必须教导人民,使他们相信财富是好的,人必须自私;我们必须创造一个以自我利益为中心的社会,使人民愿意辛勤地工作,并遵守法律。如此一来,每个人都会受益。在苏联,我们有1.5亿无用的人民,他们根本不知道如何过正常的生活。
  我之所以花费这么多的篇幅讨论这个问题,因为你在潜意识中必须相信,赚钱是一种健康而正确的善行。在利他主义的影响下,美国人民蒙受相当的罪恶感,这足以使人们担心自己的成功。身为金融交易者已经面对非常艰困的工作,如果你还怀疑这些行为的正确性,你几乎不可能成功。
  另外,美国已经逐渐丧失其自由国家的本质。根据目前的自由衰退状况,你可能会失去交易的能力。偏高的税率、新的法案、政治上的变革,这一切可能会使金融交易无法再继续生存。请了解,金融交易的基础是建立在概念与观念之上。以下这些人的观念截然相反。他们的思想涵盖整个哲学发展史,但你仅能够选择其中的一边为真理。
  亚里士多德或柏拉图
  圣托玛士·阿奎纳或圣奥古斯丁
  约翰·洛克或卢梭
  亚当·史密斯或卡尔·马克思
  托玛士·杰斐逊或列宁
  兰德或康德
  若希望成为一位成功的交易者,你必须能够自由地从事交易。为了从事交易,你必须了解、并能够在观念的战争中站稳自己的立场。另外,你必须感觉赚钱是一种完全合乎道德的行为,而赚多少钱是你个人的决定。最后,你必须相信,你的生命并不积欠社会什么,他人的生命也不积欠你什么。
  我无法在一章的篇幅内,充分说明财富的心理学与伦理学,但我希望可以引导你从事这方面的思考,并了解美国正朝哪个方向前进。
  我们的社会体制最初是属于资本主义,但1913年以来已经演变为一种混合的社会体制。社会的精英分子--政治人物、新闻从业者、教授与律师--他们是最初体制的最大受益者。然而,他们大多根据自己的动机与个人的表现,而反对财富分布的道德观。我希望各位可以拥有最大的自由,并追求最大的财富。

 

期货手续费一览表【与交易所同步更新】
期货保证金一览表【与交易所同步更新】
上一篇:第31章 交易者的特质与个性
下一篇:没有了

 




| 联系我们 | 投稿中心 | 广告合作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 Copyright 2014 818期货学习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4000419号-1